—— 新闻中心 ——

也短时期的限制了别人的人身自由

  10月25日,“潮人小罗”推文《刷保时捷开豪车,约会女主播~》,短短一天涨粉20多万,使得这个恶搞视频类公众号的粉丝数瞬间突破100万。

  推文的内容为一条恶搞女主播的视频。主人公小罗用刷礼物的方式约一名女主播吃饭,在去吃饭的路上吓唬对方自己其实是一名抢劫犯,并要求女主播参与抢劫,一起“远走高飞”。

  这位女主播显然被吓得不轻,逃跑不成只好哭着求饶。有人评论说这主要也是因为女主播爱慕虚荣,看得很解气;也有人觉得这样玩太过火,女主播回去得报警。

  公众号“潮人小罗”开设于2015年8月。创始人罗睿人称“小罗”,也是粉丝所说的“臭猴子”,他出生在1989年,长着一张呆萌软贱的脸,是个土生土长的沈阳人。

  在做恶搞视频之前,小罗曾在日本留学时开过卖潮牌的网店,平时热衷于观看国外恶搞视频节目,但回国之后,他发现国内的恶搞视频行业还远待发掘。

  2015年年初,小罗开始逐步招兵买马,做“小罗恶搞”视频,也就是后来的“潮人小罗”。恶搞的方式也是种类繁多,有做社会调查测试路人反应、整蛊路人、假扮特定角色整蛊等等,可以说花样百出。

  传播比较广的比如“全是我的滴滴打车”,小罗在路边看到私家车、自行车甚至超市推车,见车就坐上车,称叫了滴滴打车(这可能是滴滴打车被黑得最惨的一次);再比如街头“花钱抢对象”、扶梯摸陌生人手(外国也有这类测试)、角色扮演电话整蛊等等。

  小罗表示,粉丝80%都是男性,20-30岁居多,一二线城市为主,在沈阳人气也挺高的。其实我的视频比较适合男性人群吧,女生大多数都有点不喜欢,这是视频制作方式不同,我倾向于把视频做得男生喜欢看。说要揍我的,可能当时是撩闲的模式,大家就喜欢看我撩闲然后被揍,那也无所谓,娱乐大众嘛。

  事实上,常看小罗视频的人会发现,这一年来因为玩恶搞,小罗经常被视频里的路人追赶着骂,甚至有时候被胖揍,还面临过被拘留的窘境。

  “当时在电梯吓唬人,那女的就急眼了,说对她心理带来了阴影,精神造成了侵害,然后就找警察给我抓起来了,后来赔了两万块钱之后,她的心理状况得到了改善。”小罗在某采访中说道,这是他做恶搞视频的一年多来,印象最深的一件事。

  从目前来看,国外恶搞视频无论是节目形式还是制作手段,都要比国内成熟许多。比如风靡加拿大的恶搞视频节目《Just For Laughs Gags》、日本电视台制作的丧心病狂的整人节目《日本整人大赏》等等。

  小罗希望在明年2月份前公众号粉丝突破300万,并在未来做一档包装精致、整蛊明星的综艺节目,就像《屌丝男士》、《万万没想到》这类级别的现象级节目。

  不过,这类恶搞类视频需要面临很多考验。除了对恶搞尺度的把握、对中国式笑点的拿捏,还有法律环境下的规范。

  据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熊磊之介绍,从目前来看,恶搞视频主要涉及三个层次的法律问题。

  据称,如视频里的整蛊,有恐吓,也短时期的限制了别人的人身自由,如果被害人报警,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,就可能受到警告或罚款的行政处罚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秒速飞艇官网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